钢价大涨 铁路货车装备上下游企业共同挤压中车利润空间

小柚财经:钢价大涨 铁路货车装备上下游企业共同挤压中车利润空间

  近日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国铁集团”)启动了年内第三次货车招标,共1.6万辆,算上前两次,2021年国铁集团共招标货车3.61万辆,总价约150亿元。不过,貌似体量巨大的采购在供应商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国中车”,601766.SH)看来,盈利前景仍难言乐观。

  成本上涨

  截至目前,2021年国铁集团共招标货车3次,采购X70型集装箱专用平车、NX70A型共用平车和KZ70型石砟漏洞车各3万辆、6000辆和100辆。这其中99%以上均为集装箱运输用平车。

  中国中车人士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称,上游原材料钢材价格持续上涨,造车成本不断提升;下游采购商国铁集团常年维持原价采购,而作为制造商中国中车,对钢铁企业和国铁集团均无议价能力,导致中国中车货车板块利润不断被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挤压。“目前货车板块利润率或许已经不到10%,沦为中车利润率最低的车辆板块之一。”他说。

  货车企业中车齐齐哈尔车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齐车公司”)人士对记者称,以年度采购量最大的X70型平车为例,该车制造成本上涨主要体现在两方面,一是主材钢材价格上涨,二是配件价格上涨。

  中国中车官网显示,X70型平车自重22.4吨,主材为全钢焊接结构底架,钢种为Q450NQR1高强度耐候钢;配件主要由锁闭装置、制动装置、车钩缓冲装置及转向架、车轮等部分组成,“因为配件主要也是钢材组成,所以无论是主材还是配件,价格都在上涨。”齐车公司人士说。

  Q450NQR1耐候钢主要用于铁道车辆,国内生产该钢材厂家主要有宝钢、鞍钢、太钢、马钢等。就钢材价格近期涨势,鞍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鞍钢”)人士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近两年来,钢材出厂价格不断上涨,就Q450NQR1耐候钢,他透露,2019年该钢种出厂价约4500~4600元/吨,2020年最高至5700元/吨左右,目前已经突破至7000元/吨,两年涨幅超过了50%。

  该车车轮供应商之一马钢股份人士也对记者证实,作为配件,X70型平车车轮与车轴出厂价格近期也在酝酿上涨,幅度近20%和30%。他还对记者证实,作为处于产业链上游的钢铁企业,相对于客户中国中车,钢铁企业具有定价能力的优势,“作为采购方,中国中车基本上不可能跟我们讨价还价。”他说。

  齐车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,经中国中车测算,两年来因钢材价格和配件价格上涨,X70型平车制造成本每辆已经上涨接近5万元,而近十年来,该车型国铁采购价格不仅没有上涨,且还有降价现象,中国中车成本压力越来越大。

  就上述车辆制造成本涨幅金额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要求中国中车提供详细成本写实佐证,但齐车公司人士以敏感商业信息不便透露为由,拒绝提供。不过鉴于X70型平车包括配件在内,钢材占到全车质量95%以上,仍可以通过Q450NQR1耐候钢近两年涨幅价格和整车质量估算成本涨幅空间,当前制造一辆X70型平车所用钢材价格已比2019年上涨了5.32万元。这与齐车公司人士提供信息较为接近。

  双雄博弈

  齐车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,在巨大的成本压力下,中国中车采取了多种降本增效的办法,但仍是力不从心。该人士称,2021年以来,中国中车多次与采购商国铁集团接洽,欲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他透露,中国中车本着成本共担的原则,向国铁集团提出,每辆X70型平车采购价至少提高4万元,剩余1万元由中国中车负担。经过协商,国铁集团日前仅同意每辆X70型平车采购价上涨1.8万元。

  按照中国中车的成本计算,这意味着,每制造一辆X70型平车,中国中车货车企业就要多承担2.2万元/辆成本,全部3.6万辆货车利润空间共被挤压掉近8亿元,企业的利润再次被摊薄。“这近8亿元,本应是我们货车企业的利润,但因为没有议价能力,我们也只能接受。”齐车公司人士说。

  国铁集团人士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证实了近期中国中车对货车的涨价诉求,国铁集团人士对记者表示,近期钢材价格不断上涨确实增加了装备制造商车辆制造成本,基于此,国铁集团同意将采购价格进行合理上浮。“不过中国中车对价格浮动诉求过高。面对配件企业,我们认为中国中车对其具有议价能力,中车可以以更合理的价格采购配件,进而获得合理利润。”他说。

  该人士还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补充称,国铁集团物资采购严格执行国家法律法规,实时监控重点物资交易价格,充分掌握主要材料价格变化情况。对车辆价格均有成本写实。在具体实施中,国铁集团会实时发现报价中存在的不合理因素,有权要求中国中车改正。

  所谓成本写实,就是根据工厂现场生产过程,实时记录费用发生情况,精细掌握企业成本及支出情况,从而发现成本支出的关键点和视觉盲点,从而给企业采购、生产管理提出意见和建议。

  中车困境

  中国中车货车板块多人士并不认可上述国铁集团人士的看法,称,目前中国铁道车辆装备,距离满足复杂运输环境和多样化运输需求还有不小差距,品类结构仍待完善,新型车辆装备研制需要进一步加快,但是目前货车领域的成本压力已经严重影响到新产品的研发进度。“货车企业为生存自顾不暇,必然会影响研发投入。”

  齐车公司多人士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透露,齐车公司作为中国中车主要货车生产企业之一,因受企业经营业绩影响,2021年前7月员工月平均工资仅为1600元左右,“别说研发新产品,员工生活已很艰难。”他说。

  来自上下游企业的共同挤压,让中车货车厂叫苦不迭,“中车货车业务在内部如何理顺结构,外部如何突出重围,在采购和销售层面增强中车话语权,是我们下一步面临的严峻课题。”中国中车人士说。

本站声明: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文章已创建 6926

相关文章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